何人是华夏历史上独一敢奴役皇帝的妖艳少妇,

作者:研究动态

潘玉儿,亦称潘玉奴,本名俞尼子,后改姓潘,是东昏侯萧宝卷的贵妃。永泰元年,萧宝卷继位后,将潘玉儿纳入宫中,封为贵妃,得到萧宝卷的专宠。后因亡国不甘受辱被军官求娶 ,在新婚当夜自悬于房中。

文章出处笑傲酱油历史说

“六朝金粉”、“金陵粉黛”,可见当年的金陵古城的声色犬马、纸醉金迷。金陵就是今天的南京,历史上东吴,东晋,南朝的宋、齐、梁、陈,连续定都于此,统称六朝。于是,六朝金粉名扬天下,而潘玉儿无疑是六朝金粉中最为出色的一个。

自古以来,将三千宠爱集一身的专情帝王大有人在,但像萧宝卷那样乐于被潘玉儿驱使和奴役的皇帝,实在是难得一见。在后宫中,萧宝卷时常以奴仆自居,为潘玉儿端茶送水,捏脚捶背。他们出外游玩时,他让美人坐在可以躺下睡觉的舒适轿子里,自己却像个奴仆似的骑马跟在后头,朝野上下议论纷纷,他也毫不在意。

潘玉儿,原来姓俞,父亲俞宝庆是一个小商贩,因识字不多,便给女儿起了一个非常俗气的名字,叫做妮子。然而,这俞妮子名字虽俗,但长相却不俗。十四五岁的时候,便出落得明眸皓齿,玉肌冰肤,花容月貌。俞妮子小时家境贫寒,经常去集市帮父亲摆摊卖货。直到母亲做了太子萧宝卷的奶妈几年后,生活才见好转。

文章摘自《民间故事选刊·秘闻》2010年第03期 作者:中天飞鸿 原题为《史上唯一敢奴役皇帝的美艳少妇》

图片 1

“六朝金粉”、“金陵粉黛”,可见当年的金陵古城的声色犬马、纸醉金迷。金陵就是今天的南京,历史上东吴,东晋,南朝的宋、齐、梁、陈,连续定都于此,统称六朝。于是,六朝金粉名扬天下,而潘玉儿无疑是六朝金粉中最为出色的一个。

眼见得女儿日益长大且出落得花明雪艳,宛若仙子,俞宝庆便吩咐俞妮子不要再到集市上抛头露面。俞妮子既不喜欢女红,也不喜欢读书,只是整天趴在楼上羡慕地观看来来往往的人群。

潘玉儿,原来姓俞,父亲俞宝庆是一个小商贩,因识字不多,便给女儿起了一个非常俗气的名字,叫做妮子。然而,这俞妮子名字虽俗,但长相却不俗。十四五岁的时候,便出落得明眸皓齿,玉肌冰肤,花容月貌。俞妮子小时家境贫寒,经常去集市帮父亲摆摊卖货。直到母亲做了太子萧宝卷的奶妈几年后,生活才见好转。

南齐建武五年,即498年,齐明帝萧鸾驾崩,十六岁的太子萧宝卷继位。这萧宝卷本是一个喜好风花雪月的皇帝,当太子的时候就经常听奶妈夸赞俞妮子貌美如花,风姿绰约,是个万里挑一的小美人。于是,她便让奶妈把俞妮子领进宫来。

眼见得女儿日益长大且出落得花明雪艳,宛若仙子,俞宝庆便吩咐俞妮子不要再到集市上抛头露面。俞妮子既不喜欢女红,也不喜欢读书,只是整天趴在楼上羡慕地观看来来往往的人群。

等到俞妮子走进皇宫,来到萧宝卷的面前时,这位少年天子直看得目瞪口呆,魂飞天外。只见俞妮子脸似含花,艳敛蕊中未吐。发绾乌云,梳影覆额垂肩。肌如白雪,粉光映颊凝腮。肢体轻盈,三尺低垂弱柳。

南齐建武五年,即498年,齐明帝萧鸾驾崩,十六岁的太子萧宝卷继位。这萧宝卷本是一个喜好风花雪月的皇帝,当太子的时候就经常听奶妈夸赞俞妮子貌美如花,风姿绰约,是个万里挑一的小美人。于是,她便让奶妈把俞妮子领进宫来。

萧宝卷不由心荡神迷,难以自持,便将俞妮子封为贵妃。萧宝卷小时候听母亲提起宋文帝刘义隆因为有潘淑妃才得以在位三十年,很是羡慕,又见俞妮子肌肤晶莹如玉,于是改俞妮子为潘玉儿。

等到俞妮子走进皇宫,来到萧宝卷的面前时,这位少年天子直看得目瞪口呆,魂飞天外。只见俞妮子脸似含花,艳敛蕊中未吐。发绾乌云,梳影覆额垂肩。肌如白雪,粉光映颊凝腮。肢体轻盈,三尺低垂弱柳。

潘玉儿不仅拥有玉肌冰肤,美艳无比,而且有一双妙足,柔若无骨,状如春笋,诱人心魄,更让萧宝卷如痴如醉。萧宝卷就特地为她修一座“玉寿殿”,壁嵌金珠,地铺白玉,又凿地为莲花,用粉红色美玉装饰,让潘妃赤裸脚踝在上面姗姗而行,婀娜多姿,萧宝卷眯起双眼,恍惚看到一个绰约的仙女,香风过处,遍地莲花绽放,因而大发感叹:“仙子下凡,步步生莲”。于是,“步步莲花”的下凡仙子潘玉儿,让萧宝卷整日魂不守舍。潘玉儿第一次被萧宝卷抚摸、亲吻小脚,羞得脸色通红,又痒得咯咯娇笑。这一笑直笑得芙蓉出水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萧宝卷不由心荡神迷,难以自持,便将俞妮子封为贵妃。萧宝卷小时候听母亲提起宋文帝刘义隆因为有潘淑妃才得以在位三十年,很是羡慕,又见俞妮子肌肤晶莹如玉,于是改俞妮子为潘玉儿。

萧宝卷荒淫无度,后宫嫔妃宫女无数,即便在民间广选美女也常常是始乱终弃。但自从见到潘玉儿之后,看到她美艳动人、妖冶风流,就像是遇到了克星一样,死心塌地专情于潘玉儿。

潘玉儿不仅拥有玉肌冰肤,美艳无比,而且有一双妙足,柔若无骨,状如春笋,诱人心魄,更让萧宝卷如痴如醉。萧宝卷就特地为她修一座“玉寿殿”,壁嵌金珠,地铺白玉,又凿地为莲花,用粉红色美玉装饰,让潘妃赤裸脚踝在上面姗姗而行,婀娜多姿,萧宝卷眯起双眼,恍惚看到一个绰约的仙女,香风过处,遍地莲花绽放,因而大发感叹:“仙子下凡,步步生莲”。于是,“步步莲花”的下凡仙子潘玉儿,让萧宝卷整日魂不守舍。潘玉儿第一次被萧宝卷抚摸、亲吻小脚,羞得脸色通红,又痒得咯咯娇笑。这一笑直笑得芙蓉出水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自古以来,将三千宠爱集一身的专情帝王大有人在,但像萧宝卷那样乐于被潘玉儿驱使和奴役的皇帝,实在是难得一见。

萧宝卷荒淫无度,后宫嫔妃宫女无数,即便在民间广选美女也常常是始乱终弃。但自从见到潘玉儿之后,看到她美艳动人、妖冶风流,就像是遇到了克星一样,死心塌地专情于潘玉儿。

在后宫中,萧宝卷时常以奴仆自居,为潘玉儿端茶送水,捏脚捶背。他们出外游玩时,他让美人坐在可以躺下睡觉的舒适轿子里,自己却骑着马,像个奴仆似的跟在后头,即使朝野上下议论纷纷,他也毫不在意。

潘玉儿出身市井,很是怀念当年的市井生活。萧宝卷为了让她重温旧梦,特意在皇宫中搭建了一个市集,卖肉卖酒卖杂货,煞有介事地做起了小生意。他还让潘玉儿做自己父亲以前最为羡慕和惧怕的市令,这个市令就是今天的城管领导,而自己充当城管小头目,执行罚款事宜。如果有什么纠纷,就由潘玉儿来裁决。每当萧宝卷时不时地扭送几个“打架争吵”的“商贩”到潘玉儿面前接受调解和处罚,看到小商贩诚惶诚恐的样子,潘玉儿笑得花枝乱颤。萧宝卷也是满面春风,得意洋洋。

本文由betway体育注册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